欢迎访问济南市人民医院,  
搜索:
办公自动化 | 院长信箱 | 相关下载
 
  创伤骨科“微”历程——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变形计”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概况 >> 媒体报道
创伤骨科“微”历程——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变形计”
发布日期:2021-12-07    济南市人民医院 www.jnsyy.com

发布时间:2021-12-02 15:54:31 来源:中国网 作者:张岩 责任编辑:白京

前言:

伴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发展,微创技术的应用也愈加广泛,不仅得到了广大医疗机构的认可,同时,为众多患者带来了更好的就诊体验。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经过多年发展,在微创治疗方面闯出了一条“引进、消化、创新”的发展之路,学科建设始终走在全院前列,助力医院的高质量发展。

从“开刀匠”到“绣花匠”

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对于骨折的治疗方法,医院诊断书上往往会出现这样的文字:轻者,复位,打夹板,限制活动;重者,手术下钢板,打钢钉,卧床。所以,每当提及各大医院的创伤骨科,大家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其他科室的医生,人们都说是白衣天使,到了我们骨伤科的医生,都叫我们是开刀匠。为啥?一听到骨科,骨折,手术,创伤面积大,失血多。”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主治医师李文龙无奈地说。

那么,如何改变患者对于创伤骨科的认知,消除广大患者对于骨折治疗产生的恐惧感?改变广大群众对于创伤骨科医生的印象呢?创伤骨科微创手术的广泛应用,给出了清晰的答案。

“手术是把双刃剑,是二次创伤的过程,关键是治疗的过程,所以,术中微创化,是我们在骨伤治疗中所提倡的,所钻研的。微创手术是什么?是术前快速诊断,术中创伤小,术后恢复快。此项技术通俗地讲有三个好处:首先,是创伤面小,传统骨伤手术的创伤面至少是成人手掌的大小,现在只有几厘米,类似一个矿泉水瓶盖儿大小;其次,出血量少,控制在几十毫升以内,传统方式是几百毫升的出血量。第三,就是康复时间快。传统方式是半年到一年的时间,现在是当天手术,力争第二天下床,减轻患者的痛苦。”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主任王星阐述道。

微创手术真的如此神奇吗?让我们一同见证奇迹的时刻。

成人骨盆直径一般不超过30厘米,并且骨盆结构复杂,因周围有重要血管、神经和内脏器官,增加了手术的复杂性和难度。为此,在创伤骨科手术中,骨盆骨折手术难度系数是最高的,它是创伤骨科手术中为数不多的“四级手术”之一,历来被认为是骨科创伤手术中的“皇冠上的明珠”。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团队将微创技术用于骨盆骨折手术中,通过微创经皮复位内固定技术的应用,成功地摘下了这颗“明珠”。

俗话说,光说不练假把式。微创经皮复位内固定技术就是在骨盆狭小的空间内,通过透视设备,使用几厘米长的钢针,进行精准操作。对于医生手法要求极其严苛,堪比绣花。医生在头脑中务必建立起空间思维,务必牢记骨盆内的每一个构造,务必明晰每一支血管的分布,务必做到脑中有图,胸有成竹。

“我们在练习的时候,拿着以往的手术片子,进行反复操作。刚刚练习的时候,拿针不稳,骨盆构造记得不清晰,时常会把手刺破,手指上布满了针眼儿。在骨盆中行针,要十分注重入点和出点,因为手术时需要钢针贯穿而入,不能有丝毫的偏差,更不能因为操作方便而随意改变入针的角度。同类手术,在其他医院多数是采用机器人来进行操作的,我们只能靠人,借助透视机和之前的CT片子。所以,要更加下功夫练习。”王星主任语重心长地说。

熟能生巧,技不压身。平日里,创伤骨科的医护人员为了更好地实施手术,反复练习,不断尝试新手法,熟悉手术流程,牢记手术注意事项。

“原先手术的时候都会用到比较大的器械,因为是开放式的手术,操作平台够,操作起来可以用粗放来形容。现在我们采取的技术,是闭合复位的方式,完全是在骨盆内完成,工具是几厘米的钢针,我们从开刀匠变成了绣花匠。我们现在是成功转型了。”创伤骨科主治医师李文龙自豪地说。

新技术的成熟运用,也标志着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科在骨盆骨折微创治疗领域达到省内领先水平。

“这项技术我们在全省实现了首例成功案例,也是我们近两年首推的技术,目前,累计成功完成了15例手术。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地开展其他方面的微创手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绣花匠虽然辛苦,但看到患者满意的笑容,我们也是值得的。”王星欣慰地说。

从“拿来主义”到“弯道超车”

鲁迅先生在《拿来主义》中对于文艺的“拿来主义”有这样一段精辟文字: “总之,我们要拿来。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那么,主人是新主人,宅子也就会成为新宅子。然而首先要这人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现如今,在济南市人民医院内,对于医学技术的“拿来主义”,也有着自己的解读。

“什么是新技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没有的技术就是新技术,引进了就是为我们所用。”这短短的几十个字,彰显了基层三甲医院对于技术的渴望,在临床工作中踏实的作风。同时,这句话也深深地根植与全院医护人员的心中与血脉之中。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医院的发展需要技术支撑,需要人才储备,两者缺一不可。近年来,创伤骨科不断将两者完美融合。派遣年轻医生多次分批次送出去,将外院的“能人”请进来,全科业务水平不断提升,将“拿来主义”进行到底,让医院的“拿来主义”精神更加丰满鲜明。

李文龙,201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医学院,获得博士研究生学历。初到医院时,本想着自己满腹经纶,工作起来毫不费力,而现实却让他栽了个大跟头。

“当时就是理论者,有理论基础,没有实践,让我在工作寸步难行。髋部骨折临床中经常遇到,其中股骨转子间骨折约占髋部骨折的50%。当时我们医院正在着手进行此方面治疗技术的革新,在学校里有过类似病例的接触,但实践机会较少,一切都停留在表面。大家对我寄予厚望,自己却让科室失望了。”

失败是成功之母。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打败失败的勇气和方法。创伤骨科王星为了尽快提升年轻医生的士气和业务水平,填补科室技术空白,积极地与青岛医学院、齐鲁医学院等院校取得联系,将李文龙等年轻医生送出去,在学习交流中得到了锻炼与提升。

在培训过程中,李文龙凭借扎实的理论知识基础,对于技术的理解也更加透彻,对于临床观摩实践倍加珍惜。培训结束后,李文龙已完全掌握了髋部骨折治疗的新技术。学成归来,小试牛刀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髋部骨折大多数转子间骨折发生在低能量损伤的老年人中,在老年转子间骨折治疗中,我们常选择PFNA进行内固定,而对于青壮年患者,由于股骨颈的骨质较硬,PFNA中的头颈钉不能很好的发挥其特点。鉴于此,我们首次对患者进行了微创闭合复位INTERTAN内定固定技术。通过经颈的双钉(加压螺钉与拉力螺钉)固定,提供了良好的稳定性,其中的加压螺钉可以根据术中需要进行骨折端加压,使加压更可控。术中,经皮肤切口只有5cm和3cm,出血约50ml,患者术后即可于床上进行左髋关节的主动屈伸功能锻炼。通过培训,我已经从理论者真正地成为了实践者。”回忆起,当年的培训经历,李文龙感慨良多。

从2012年,创伤骨科引进股骨转子间的微创内固定技术并成功实施至今,十年间,创伤骨科实现了手术从开放向微创的转变,微创手术内固定方式也不断地丰富更新,科室治疗理念持续创新,创伤骨科团队会在创新实践的道路上奋勇向前。

如果说,“拿来主义”是医院提升诊疗技术的一条捷径。那么,技术的“弯道超车”,就是靠“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拼搏精神,闯出来。

股骨颈骨折是老年常见骨折之一,占股骨近端骨折比例达53%。与此同时,伴随着我国社会化人口日益老龄化,髋部骨折尤其是股骨颈骨折的发病率也在逐年增加,股骨颈骨折的治疗给医疗系统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王星主任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基于良好的学术理论及出色的临床实践业绩,被原国家卫生部选派到意大利,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股骨颈骨折微创治疗的培训。

学习期间,王星不断夯实自己的理论基础,观摩实践了几十台次的微创手术。观摩时,王星身着厚重的铅衣,全神贯注地观察手术的每一个细节,生怕有所遗落。操作时,精益求精,与国外同仁密切配合,不断汲取临床经验。三个月后,王星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培训课程,回国后,也顺利地获得了博士研究生学位,走上了创伤科主任的岗位。

“当时在意大利的时候,国外技术的确是先进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也存在不足。因为他们过于依赖器械,所有的手术都是穿着铅衣,完全借助CT影像成像技术进行操作。我们国内很多医院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先进程度,难道手术就不做了吗!而且身着铅衣操作比较繁重。患者在射线的辐射之下,安全系数无法完全保障。技术上,我们是要有拿来主义的精神,运用到临床当中去,实际操作却要有我们的创新。”王星如是说。

回国后,王星在掌握国外技术的基础上,创新性的加入了中国手法,让国外的微创手术拥有了中国元素。

现年68岁的张大爷,在家不慎摔倒,入院后,经诊断是左股骨颈骨折(Garden II型)。过去的治疗方式是将髋关节置换,但张大爷患有高血压病、陈旧性脑梗塞、冠心病等老年病,术后康复困难,并且很难保证较好的生活质量。科室进行了详细的术前讨论后,王星决定采用微创空心钉内固定技术。

手术严格按照术前计划进行操作,利用骨科牵引床辅助复位,3个长约0.2厘米的小切口,3根导针,在术中透视的导引下,顺利打入3枚空心钉进行内固定。整个操作过程约40分钟左右,出血约5ml,手术顺利完成。

“这样既能减少手术中的创伤,又保护了骨折端血运,有利于骨折的愈合及术后的快速康复。同时保髋治疗保证了“原装”,避免了“换件”,相较于“换髋”治疗,患者康复后不用担心髋关节脱位,假体松动及使用期限,不仅仅是功能上的康复,对于患者的心理负担也是大大缓解。技术是国外的,但手法是纯中国的,国外的医生是不会的。”王星如是说。

近年来,创伤骨伤科持续秉承技术精湛,服务于民的理念,深耕于骨伤科微创领域,相继开展了肱骨外科颈骨折、股骨颈骨折、髌上入路胫骨干髓内钉内固定等一系列微创手术,在微创化治疗方向取得了长足进步,让广大患者经历最小的创伤,获得最大的收益,为广大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体验。

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创伤骨科,目前拥有博士研究生学历医生3名,硕士研究生学历医生数十名,全科医护人员均达到了本科以上学历,是妥妥的“学霸型”科室;其次,在学科建设中,攻克了一项又一项技术难关,成功开展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首例骨盆微创手术、肱骨近端微创髓内钉手术,以及胫腓微创髓内钉治疗,走在山东省省内前列,成为了全院科室的领军“人物”,可谓是一枝独秀。

对于科室取得的成绩,创伤骨科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在功劳簿上睡大觉。而是团结一致,上下一条心,劲儿往一处使,全心全意地扑在工作上,将目标锚定全局。

惟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创伤骨科充满了挑战,每天都遇到不同的患者,每一个手术都有它的特点,骨折的类型,手术入路的选择,内固定物的放置,术中的实际操作,都充满了变化。对创伤骨科医师来说,每一天的工作都是新的挑战。

“术后复盘,是我们骨伤科的特色。每一台手术,都有它的特点,我们要找到优势和不足,掌握每一个手术细节。其他医生在手术的时候,我会观察医生的操作流程,下来之后找到问题,进行分析讲解,因为我们从事的微创手术来不得半点马虎,你在术中钢针贯穿时角度有偏差,虽然没有出现问题,手术也成功了,但不代表着完美无缺,你依然要在下次进行改正。因为你在平时练习的时候是在模型上进行,而实际手术时,面对的患者是不同的,体态特征也是不同的,不能在上手术的时候发现问题,再进行调整,这样会出大问题的。我在手术的时候,其他的医生也要进行观摩监督,一同发现不足,进行讨论改进。这样无论是经验丰富的医生还是资历尚欠的医生,在临床过程中都会有收获。同时,我们要大胆地运用新技术,在保证患者安全的前提下,做到胆大心细,真正地目的是提高技术,更好地为患者服务。”创伤外科主任王星负责任地说。

“百花齐放才是春”,医院的发展,离不开各个学科的共同成长,学科的进步在于学术上的交流,在创伤骨科,没有学科之间的隔阂,有的是密切合作,相互交流。

“在科室建设中,我院的麻醉科、心内科、内分泌科的医生都是我们的帮手,笑称是我们科室德编外人员,我们就是要打破技术交流壁垒,打通学科交流的绿色通道。我们团队要人才的多样化与专业化相结合,要能解决问题,处理问题,要发挥传帮带的优良传统,不断追求更高的技术,永攀高峰,更好的造福患者,这是创伤骨科团队一直以来的追求。”创伤外科主任王星笃定地说。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观云帆济沧海。在新的征程中,济南市人民医院创伤骨伤科必将会更加团结奋进,继续发扬求真务实,勇于创新,不断提高救治水平,造福更多患者,为全院高质量发展贡献科室的一份力量。


·上一个:以家为名,最好的给最爱的——济南市人民医院家庭化产房让分娩被爱包裹      
·下一个:中国网:田国永:助力乡镇基层卫生院蓬勃发展
Copyright © 2017- 济南市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03451号   网址:www.jnsyy.com 急救电话:120
南院地址:济南市莱芜区长勺北路雪湖大街001号 北院地址:济南市莱芜区长勺路以西、嬴牟西大街以北 办公室:0531-76279088  医务科:0531-76279092 投稿邮箱:jnsrmyyxck@jn.shandong.cn
友情链接:国家卫健委省卫健委市卫健委
官方微信公众号
网站二维码
[X]点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