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济南市人民医院,  
搜索:
办公自动化 | 院长信箱 | 相关下载
 
  援坦医师陈晨日记:医学无国界,医者共仁心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概况 >> 媒体报道
援坦医师陈晨日记:医学无国界,医者共仁心
发布日期:2022-08-22    济南市人民医院 www.jnsyy.com

陈晨是济南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她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山东第26批援坦桑尼亚医疗队队员。

1月5日,陈晨随医疗队逆行出征,前往坦桑尼亚,执行为期2年的援外医疗任务。转眼间已过了7个月,她在前方如何?日前,她为新黄河记者发来援坦期间的工作日志,与大家分享在坦桑尼亚的点滴。

以下为陈晨援坦部分日志:

时至今日,来坦七月余,回首过往,披荆斩棘两百日。历历在目,念念不忘。犹记机场送别,老母泪眼婆娑,小女嚎啕大哭,难舍难分,惜别伤离;抵坦隔离,新舍箪瓢尽无,少电缺水,狼狈不堪,锅碗瓢盆,水电气网,事必躬亲,自力更生;初入科,言语不精,捉襟见肘,忐忑焦灼,终乘风破浪,豁然开朗。酸甜苦辣,品尽百味,哀怒喜乐,历经蜕变。

初抵坦 从头越

2022年1月5日,告别亲朋好友,我们踏上了前往坦桑尼亚的旅程。从报名、选拔、到先后两次集中培训,因为新冠疫情、坦桑国内形势等各种原因,断断续续持续了近两年的时间。在历经40个小时的周转后,我们于1月7日凌晨抵达坦桑尼亚最大的城市达累斯萨拉姆,由此两年的援坦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

我们入住的是新驻地,在国家不断努力下,驻地的居住环境有了极大的改善,但设施仍很不完善。作为首批入住者,刚入驻之初基本生活无法保障,锅碗瓢盆、水电煤气、通讯网络,问题接踵而来,大家齐心合力想办法,撸起袖子自己干,才逐步开启了在坦的基本日常生活。

达市是坦桑尼亚最大最发达的城市,即使如此,我们也常常要面对停水停电的情况,初来时常被弄得措手不及,时间久了也就能轻松应对。因为疫情防控的要求,我们是半隔离生活,除了上班、周末买菜,其余时间都是在驻地。时间久了,自然会疲倦,单调枯燥的生活只能靠自己去增添乐趣,我便学着去做饭,学着去种菜。于是三十几年没揉成的馒头没烙过的饼,竟然都学会了,连花都没种过的人也竟然在建筑垃圾上收获了满满的绿色蔬菜。

在坦桑,确实没有国内舒适便利的条件,生活需要自力更生,情绪更需要自我调节,这种环境也让我不断成长不断学习不断收获。

01.jpg

转机时做好个人防护

02.jpg

共度春节包水饺

历考验 博信任

穆希比利国家医院是坦桑最大的国家医院,我工作的科室是重症医学科。这边的ICU分内科、外科,分区但不分科,人员统一管理,除了本地的医生,还有在坦工作了五年的古巴医生,同时每年都会有来自全球各国的医疗团队来参观或者进行短期的医疗合作。

入科之前我一直处于焦虑状态,缺乏自信,总是顾虑重症的知识学习得还远远不够,生怕承担不起中国专家这几个字的分量。刚入科介绍自己是呼吸与危重症医学医生时,Dr Balaka立刻就问:“你会深静脉置管么?”那一刻我知道我必须要用实际行动向他们去证明自己。两天后当我给一位101岁烦躁不安的老人成功置入锁骨下深静脉时,Balaka和古巴医生都纷纷给我竖起了大拇指,初步信任就这样建立起来了,我的忐忑不安也由此缓解了。

作为一位看起来年轻又瘦小的亚洲女医生,我经常会被当地医生误认为是实习医生,ICU科里住院医生全部为男医生,最开始确实对我这位“专家”存在某些偏见。这里新冠、重症肺炎的疾病很多,正好可以让我发挥呼吸专业的所长,通过几次对呼吸机参数的调整、对胸部CT的解读,明显感觉他们对我的态度转变了许多,甚至开始采纳我的一些建议,这也让我逐渐有了信心。

这里常会有疑难病例讨论,专家们的交流常常为斯语混杂着英语,初来之时言语不精,不知所云只能默默地旁观。有一次,内科几个专家来会诊,从电脑上翻出个“重症肺炎”的胸部CT在讨论选用哪种抗生素,我也凑上去一看,双肺多发磨玻璃样影、网格样改变,左肺下叶有条淡淡的胸膜下线,我随口便说出了句“interstitial lung disease?”那几个专家都立马回过头看向我,然后又慢慢地用英语和我说了下患者的情况,青年男性,不明原因的高血压、肾功能损坏,于是我建议完善下风湿免疫指标,尤其是ANCA,他们非常赞同地点点头,不断地“Sawa(好的)”,临走时特意过来和我说:“Asante rafiki!(感谢你朋友)”那一刻,我第一次有了被认可的感觉。

03.jpg

医疗队员与穆希比利国家医院领导合影

04.jpg

与住院医师讨论呼吸机设置

不惧险 战困难

坦桑的医疗条件有限,即便是最大的国家医院较国内差距仍很大。ICU病房同时承担了重症新冠患者的救治工作,由于条件所限以及观念差异,新冠病毒的常规监测并未普及,病房没有三区两通道的区域划分,没有三级防护的物资,自我防护意识非常薄弱,有些医务人员甚至都不佩戴口罩。我们到达的时候正是坦桑第四波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我曾跟他们说过国内的防护流程并提过一些防护建议,他们很是不可思议,一句“no money”更让我如鲠在喉,我也曾拿了些N95口罩给他们,却未见他们佩戴。改变不了的只能去适应,三级防护是绝不可能实现的,我就进行改良二级防护,用自备的平面眼镜代替护目镜,在科里从不摘口罩,不喝水吃饭,回驻地后再进行彻底消毒。当然会遇到异样的眼光,也有人会跟我开玩笑:“Dr Chen, I’ve never seen your face, you always wear a mask.”

除了新冠,HIV、疟疾、结核、肝炎等传染病也是ICU最常见的疾病。经济条件的受限,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有条件或者来得及进行传染病指标的检查,尤其是在需要进行气管插管、深静脉置管等急救操作时,风险很大。有一次,一个脓毒症休克的患者需要做深静脉置管,操作前我例行问了下HIV的结果,护士说:“no money, no test”,没想到过了两天我从电脑上看到患者最新的实验结果是HIV阳性。

回想援鄂时的经历,再对比这边的现状,我常会感慨于我们国家的强大和凝聚力。即使在国外,国家也为医疗队准备了大量的防护物资,有祖国、医院强大的后备支持,在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也不会感到孤立无助。

05.jpg

参与新冠患者诊治

06.jpg

进行深静脉置管操作

齐协力 共进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里设备有限,为了顺利地开展工作,出发前医院特地为我准备了可视喉镜、超声保护套等器械,没想到起了巨大的帮助。刚去不久,我们就遇到一个破伤风困难气道插管患者,当地医生反复试了好久都失败了,我马上从包里拿出随时携带的可视喉镜,屏幕里声门暴露得一清二楚,顺利完成第一例可视喉镜辅助下的气管插管。见识到了它的便利后,大家都很感兴趣,于是我开始教他们怎么去操作,后来护士经常满科里找我借它一用,这为新冠肺炎、困难气道患者的插管提供了很多的帮助。后来,又遇到一例深静脉置管困难的肥胖患者,最后我想起了科里的掌上超声vscan,又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次性超声保护套,超声一打静脉清晰可见,顺利完成了第一例vsacn引导下的深静脉置管。这些在国内司空见惯的操作,在这里有时会起救命的效果。

中坦两国的经济以及医疗制度的不同,造成疾病谱差异很大。坦桑医疗实行的是严格的转诊制度,所以在国家医院能见到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巨大肿瘤的、先天畸形的,很多都是国内的少见病、罕见病。在ICU经常碰到重症疟疾、破伤风、镰状细胞病等,这些都是我在国内没有接触过的病种,有时候我会很迷茫,只能去查阅资料,跟他们学习治疗经验。每次在我最需要国内的技术帮助的,我的老公总是能立刻远程给我指导,我的同事们总是能马上给我答疑解惑。医学无止境,挑战不间断,援非的路上我从来不孤单,因为我的背后是一群热心的济南市人民医院的专家智囊团。

07.jpg

可视喉镜下行气管插管

08.jpg

中古坦三国医生

出外半年余,得医院全力支持,劳诸位牵肠挂肚,感激不尽。前路仍漫漫,道阻且长,风雨兼程,行则将至,披荆斩棘,行而不辍,乘风破浪,未来可期。医学无国界,医者共仁心,以此自勉,不忘初心,继续勇往直前!

通讯员:常永亮  编辑:孙镇镇  校对:王菲  

·上一个:新黄河客户端:孩童成长探秘㉞ | 孩子烫伤后赶紧抹酱油?快住手吧      
·下一个:济南市人民医院:一心为民,科技赋能,从“高原”向“高峰”挺进
Copyright © 2017- 济南市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09003451号   网址:www.jnsyy.com 急救电话:120
南院地址:济南市莱芜区长勺北路雪湖大街001号 北院地址:济南市莱芜区长勺路以西、嬴牟西大街以北 办公室:0531-76279088  医务科:0531-76279092 投稿邮箱:jnsrmyyxck@jn.shandong.cn
友情链接:国家卫健委省卫健委市卫健委
官方微信公众号
网站二维码
[X]点这里关闭